南云冷月的目光落在东溟子煜手里的软剑上,喃喃的道:“这不是朕送你的软剑了。”

  说着,也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把软剑,与东溟子煜原来的那把一模一样。

  东溟子煜没有解释什么,率先出招儿,直取南云冷月的心口。

  南云冷月挥剑就挡,同时挥出一掌。

  东溟子煜长剑一沉,挽出一个剑花,朝南云冷月的胳膊劈下,南云冷月回剑就挡……

  一时间剑气万丈,横扫千军万马般排山倒海而去。

  东溟子煜眸光寒彻,脸冷如修罗,迎着耀眼的剑芒,挥剑劈去。两股剑气在空中相撞,如电闪雷鸣、翻江倒海。

  二人打在了一处,从地上打到天上,难舍难分……

  对于软剑这件事,东溟子煜确实没什么好解释的。

  他就把这软剑当成了普通的武器而已,根本没在意。

  可上官若离自从知道这软剑是南云冷月送的以后,就再也不让他用了,花了重金买了一把送他。

  那个女人的小心眼儿有时候就这么不可理喻,但是他喜欢。

  此刻,小心眼儿的上官若离已经护着凌瑶和凤锦行奋力厮杀出了包围圈儿,幸好自己穿着防弹衣,还有雪球帮忙,不然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,还真不容易。

  她也很想和东溟子煜并肩作战,但她得护着凌瑶这个小讨债鬼啊,谁让自己生了个这么胆大包天的女儿呢?

  上官若离抱着凌瑶,莫想背着凤锦行,在暗二和几个暗卫的保护下,先回了伤兵营。

  飘柔一看众人都一身的血,吓了一跳。

  上官若离沉声吩咐道:“快!准备间干净的屋子!”

  战争刚结束,伤兵营里人满为患,根本没有空着的屋子,但她们住的院子里都的女眷,又不能将凤锦行安置到那里。

  另外找个院子,又要分出侍卫和暗卫去保护他,照顾起来也不方便。

  飘柔想了一下,道:“不如将凤三公子安置到辅兵营的物资库那边,收拾个小房间,虽然艰苦,但方便。”

  上官若离点头,“也好,看他的情况,应该尽快送到白青青那里去。”

  莫想将凤锦行放到简陋的小床上,急急的道:“王妃,奴才要回去保护王爷!”

  上官若离知道他护主心切,道:“好,辛苦你了!”

  “奴才不敢当!这是奴才的本分!”莫想行了一礼后,就闪身而去。

  上官若离马上就替凤锦行把脉,她只发现凤锦行的脉象很虚弱,像是大病了一场没好似的。

  凌瑶坐在看着,默默的抹眼泪。

  雪球坐在她的肩膀上,眼睛里的神情也很凝重,它浑身都是血,爪子上的血都干涸了。

  上官若离轻咳一声,“应该是失血过多,凌瑶,你来看一下,我用银针测一下是否中毒。”

  咳咳,对于把脉这项技能,她比不上科班出身、痴迷医术的凌瑶。

  凌瑶还没识字呢,就开始认草药,认了字就开始背医书、药典。

  自小就跟在白青青的屁股后面学医,少说怎么也有五年了,基础比上官若离这个二把刀可强多了。

 &emsp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特工嫡女:王爷请独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傻白甜老婆只为原作者此木为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此木为柴并收藏特工嫡女:王爷请独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