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将庙后院。

  黄昏时分,大枣树下,苏烈看罢手中信,微微摇头。

  “抱歉,苏某已经归隐田园,退隐江湖了,打打杀杀这些事情已经不想再参与了。”

  来人一袭长袍,见此失望至极。

  “苏兄不想为义父报仇乎?”

  “不想为当年无数的弟兄袍泽们报仇乎?”

  苏烈摇头。

  “俱往矣,如今天下已定,再去争也只是徒增杀孽而已,又有何意义呢?”

  “苏兄错矣,想当初李渊欲空山东,使男子年十五以上皆坑之,小弱及妇女,总驱关中,以实京邑。苏兄与高将军等奋起反抗,追究汉东王起兵,那时是多么的慷慨悲歌,为何如今却已经毫无血性了?”

  “今非昔比了,当初天下大乱,各为其主,皆为争天下。然如今天下大位已定,人心思安了。”

  “苏兄真不想为高将军,为旧太子复仇乎?苏兄莫忘记高将军是死在谁手里,而苏兄当初兵败后还能得到赦免苟活如今,又得得谁之恩?杀苏兄义父的正是李世民,而赦免苏兄的却正是旧太子!”

  可任来人怎么劝说,苏烈却都只是摇头。

  “苏兄莫非是嫌给的官职卑微?洺州都督、刺史这个职位可不算低了,何况大王还已经封你为武邑侯。只要苏兄肯起兵举义,到时建功立勋,肯定还更有重封!”

  苏烈只是摇头。

  “看来苏兄真的已经丧胆了!”

  苏烈不以为意的笑笑,想他苏烈苏定方本是翼州武邑地方豪族,年十五岁便随父亲组建乡团征剿流贼,保境安民。他年虽少,可却胆气绝伦,骁勇善战,每战必为先锋。父亲后来讨贼战死后,苏烈不满二十岁便接过统兵讨贼重任,继续讨贼安民。

  当时河北最凶恶的贼匪张金称,便是被他亲手斩杀,他还曾经击败了横行一时的巨贼杨公卿。

  只是当时隋朝已经无可挽救,窦建德起兵后,很快凭着仁厚爱民深受河北百姓爱戴,苏烈最终便也率部投奔窦建德,他在窦建德麾下大将高雅贤下作战,高非常欣赏他,收他为义子。

  窦建德兵败被杀后,苏烈随义父高雅贤追随刘黑闼起兵反唐,两起两败。义父在刘黑闼第一次兵败时被杀,苏烈则在刘黑闼第二次兵败时被俘,后来被太子建成赦免,从此返回家乡,并不出仕唐朝。

  十五岁上战场,如今年方三十三岁的苏烈其实已经是员沙场老将了,百战余生的将军岂会怕死?

  他只是已经看透了,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  何况,那个造反的人又是李瑗,一个只知道抢人妻女的家伙,何德何能值得他去追随呢?

  “兄台请回,代我向大王问好,就说我征战厮杀十六年,早就厌倦了厮杀了,如今只归隐田林而已。”

  “你再好好考虑考虑,我会在洺水城呆三天!”

  “我意已决,不用再考虑,兄台请回吧,不用在这浪费时间了。”

  来人失望的甩袖离开。

  苏烈怔怔出神。

  那个举枪练习的少年停下动作,走到他面前。

  “师父,刚才那谁啊?”

  “一个故人!”苏烈笑笑。

  “他找你干嘛?”

  苏烈伸出手在男孩的脑袋上揉了揉,“一点小事,太平郎,今天的枪练完了吗?”

  “一百记刺枪已经刺完了。”

  “你没趁我刚才谈话便偷懒吧?”

  “师父,我才没有呢。”

  苏烈哈哈一笑,“好吧,师父相信你,既然完成了今天的任务,那就赶紧去打水擦拭下身体,换好衣服回家去吧,你娘估计饭都做好了呢。”

  “师父不跟我一起回去吗?”

  “我今天就不去了,你回去时注意些,今天大墟人多,当心被人把你拐了去。”

  “哼,要是遇到坏人,我就拿这大枪扎他。”

  男孩扛着长枪离开,苏烈看着他那幼小的背影怔怔出神。

  想当年,他跟男孩的父亲交手过多次,战场上生死相杀,谁料到如今自己却成了这孩子的师父,还在这里尽心教授他枪术呢。

  “罗士信啊罗士信,你小子确实厉害,当年你抢走了线娘,我很不服。可惜你小子运气不好,战死在了这洺水,你可知道你这样一走,线娘有多么的痛苦,可你又是走运的,你虽然走了,线娘却为你生了个遗腹子,而且这小子很像你,长的虎头虎脑的,小小年纪练武却极有天份。若是你没死,能亲自教这孩子武艺多好啊。”

  苏烈收拾好院里的刀枪,擦拭着这些武器,他不由的想起了曾经的金戈铁马。

  “夏王,义父,你们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决定吧?”

  当初窦建德虎牢关大败被俘,李世民承诺不杀,可押到长安后却被斩首,之后朝廷又要血洗山东,高雅贤范愿等拥刘黑闼起兵,苏烈也是毫不犹豫的骑上马披上铠甲上阵。

  那代表着他们这些燕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傻白甜老婆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